事業單位養老保險改革腳步臨近

發布時間:2015-04-02 瀏覽:230

 

事業單位養老改革已是大勢所趨,懸念在于“何時改、如何改”,這是當下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共識,而“走一步看一步”則是他們的普遍心態

“聽說改革后,每月領到的錢會少一大截。如果現在‘內退’了,就能避免這種情況,也不知是真是假。”面對即將到來的事業單位養老保險改革,湖北荊州一位54歲的高級教師最近正在考慮提前退休。

“無所謂,反正怎么改也不可能辭職,擔心有什么用?”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區一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小周對改革的態度是“順其自然”,“事業單位還是有很多人想進的。怎么改,隨它去吧。”

7月1日,《事業單位人事管理條例》正式施行,條例明確提出“事業單位及其工作人員依法參加社會保險”。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亦將“改革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列為2014年重點工作。而據了解,目前一些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的社會保險摸底統計工作也已悄然開始。

事業單位養老保險改革的腳步聲日益臨近,公眾有著怎樣的期待?此前已經歷過地方事業單位養老保險改革試點的人們,又有著什么樣的改革感受?

風暴眼中的波瀾不驚

盡管被視作事業單位改革中涉及人數最多、爭議最大、難度最高的“深水區”,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話題,卻并未如外界想象那般在事業單位“圈內”激起太多浪花。

一位29歲的某中央直屬事業單位員工表示,她所在的全額撥款事業單位,并沒有太多人關注此番出臺的《條例》,多數人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也僅是“有所耳聞”。“我還年輕,距離退休還有幾十年,單位年輕人多,大家考慮不了那么遠。長遠來看,養老金并軌是大勢所趨,所以也沒什么好擔心的。”

“并軌后養老金待遇會不會下降?個人、單位按什么比例繳費?要不要補繳之前的份額?”面對連續發問,兩年后即將從西安市屬事業單位退休的一位女士語氣平靜。她表示自己不會提前退休,因為“未來如何改,方向尚不明確,沒必要搶搭末班車。”

曾經歷過鄉鎮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湖北宜昌一位退休人員,在擔心改革后待遇下降的同時,也對此前改革的總體效果表示肯定。他說,鄉鎮綜合配套改革后,改制單位的退休人員全部參加了鄉鎮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基本養老金發放與單位脫鉤,納入了離退休人員社會化管理服務范圍。“基本養老金能按時足額發放,退休人員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

很多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用“波瀾不驚”、“靜觀其變”表達了自己的心情。但無論平靜或情愿與否——改革已是大勢所趨,懸念在于“何時改、如何改”,這是當下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共識。“走一步看一步”,被受訪者頻頻提及。

“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將很快進入實質性階段,”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執行研究員張盈華表示,之所以有這樣的判斷,“一是因為它是事業單位分類改革的重要前提;二是結束基本養老保險‘雙軌制’,已經得到決策者和社會各界前所未有的重視。”

在此情況下,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普遍表達了對改革公平性的期待。“國家的標準表述是‘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但操作時卻從事業單位‘下手’,公務員沒有一起改,顯然有失公平。”陜西省咸陽市一位市屬重點高中教師說,公務員養老保險改革停滯,會造成新的不公。

無法回避的改革之問

據不完全統計,當前我國共有各類事業單位111萬個,事業編制人員3153萬人,其中67%以上是各類專業技術人員。“如果說人事制度改革解決了‘人往哪去’的問題,那么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關鍵是要回答‘錢從哪來’”,陜西省人社廳相關負責人坦言,無論何種類型的事業單位都繞不開這個問題。受訪專家表示,保費由誰承擔,替代率幾何,如何體現公平,是改革的幾大難點。

西安交通大學公共政策與管理學院副教授溫海紅表示,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意味著從“財政保障”走向“社會保險”,退休金將從過去財政負擔改革為單位、個人和財政三方負擔。

參照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繳費比例,職工個人需繳納工資額的8%。若事業單位也據此改革,意味著要從個人工資中扣除8%建立個人賬戶。“工資待遇具有剛性,升易降難。從已有待遇中減少一部分,相當于工資少了,會影響生活水平,很多人無法接受。”陜西省一家省屬全額撥款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李女士表示。

一個無法回避的事實是,對多數提供公共服務、自身并無資金積累的全額撥款事業單位而言,由“單位”承擔保費,意味著仍將是“財政兜底”。有專家擔心,強制要求單位繳費,會不會把改革成本轉嫁到公眾身上?

JBO手机版